[安胎日誌 懷孕27週]白色巨塔現實版:沒有醫德的住院醫師+名不符實的名醫+對工作抱怨一堆的護士

【2007年10月1日】
這日的清晨,我依舊睡的很不安穩,凌晨兩點多,我按鈴跟秋萍說,我肚子定點很痛且伴隨著出血 (這些日子,我仍然不定時的出血..... )

由於我疼痛的點讓秋萍很擔心我是『胎盤早期撥離』狀況,她趕緊請住院醫師老邱來幫我照超音波 (由於我是完全性的前置胎盤+雙胞胎,因此醫生跟護士都很小心)。

照了超音波後,確認只是我那兩個調皮的寶貝們,全都擠在那個位置,因此造成我的疼痛。大家都鬆了口氣。秋萍要我儘可能的睡著:『這樣對妳跟寶寶都好喔!』 她很貼心的叮嚀著我。

在檢查確認無礙後,我放寬心,終於睡去…. 

早上七點多,陪伴我的老公去上班了,八點多X名醫來巡房。他看我子宮收縮的機器紀錄的狀況(大概翻查只有半個小時的紀錄的表) 就說:『我看妳的狀況很好,我想可以出院了!』 

我對他不謹慎與輕率的態度感到十分的狐疑。 隨便的看個剛剛安裝上的測試子宮收縮的結果,就可以判定是否要出院? 

『可是,我持續還是有在出血,這樣可以出院嗎?』我問著
『喔,那就持續在觀察吧!』他看似一派輕鬆的回著我
我心裡的疑問更大了?出院或住院的決定是這樣輕率的嗎?

接著,他指示護士可以把點滴的藥劑調降成一個小時5滴,就離開了。

十點多,W住院醫師直接進我的病房 。這個W住院醫師就是我第一天急診當班的醫生,也就是被那個X名醫指責,說W沒有通知到他,讓X名醫不知道我住院的藉口。

『妳可以出院了,妳現在的藥量比口服藥的劑量還少!』他大聲的說著
『現在就可以出院?』我滿肚子的疑問 
『對阿,現在就可以出院了』W醫生不耐煩的說著『妳那天急診進來妳也躺過後面的小床,妳應該知道我們產房很忙的,妳現在佔了一個房間…..妳沒有家屬在旁邊嗎?』 他看著我只有一個人,不耐煩的問著

我心裡對這樣的處理有很多的困惑? 我還在出血,藥量又是那個X名醫早上剛剛草率調降的。而我前幾天晚上肚子痛的狀況也不像是隨時可以出院。

僅僅一兩個小時的調整,我的狀況就好到可以出院了嗎? 

 『我沒有家屬在旁邊,我現在沒辦法馬上出院。我仍在出血,我需要人陪,如果要出院,也要也要等晚上』 

W住院醫師非常的高興:『那我打電話給X名醫,跟他說我們現在產房很忙,如果妳這樣沒甚麼異狀,要讓你出院,不要佔用我們的人力』 

W醫生出去打電話給X名醫,但他其實沒走遠,像是要讓我聽到的用意,他就站在病房門口打這通電話。他高聲的說明要讓我出院的原因,因為X名醫已經調降了安胎劑量,早上也看過子宮收縮狀況,說過沒問題,實在不需要讓我繼續住院。從W醫生的對話內容,X名醫贊同要讓我出院。

但由於我當下沒有家屬在身邊,因此她們先幫我轉到一般病房。到一般病房的時候,已經是下午超過出院登記的時間了,所有的護士都問:妳應該要出院了不是嗎?

但我仍然持續在出血,肚子也規則的收縮 (在前幾日,我已經詢問過秋萍,我自己該注意的事項,我已經比較會分辨我自己的子宮收縮狀況,也知道由於夜間女性荷爾蒙比較旺盛,所以夜間子宮收縮會比白天嚴重) 

我心裡更納悶 『我的狀況真的好到可以出院了嗎?』

我跟一般病房的護士說,是否能再觀察一天?我們明天早上辦出院手續。就這樣,非常混亂的,我們又多留一天在醫院。

這日的晚上,我仍然睡的不好,我知道我子宮收縮的很厲害,按鈴請護士幫我裝測試子宮收縮的機器。

這位護士她裝的很不耐煩,因為,裝子宮收縮機器,會要先抓胎兒的胎心音。由於我的週數很小(26週),寶貝很小,會在我肚子裡面跑來跑去,很難抓到孩子的胎心音。她裝了半個小時還找不到我兩個小寶貝們的胎心音 。

『她們到底在哪裡?』這個護士不耐煩的抱怨著『我很忙耶,我還有一堆報告要寫』 

接著,她叫我自己找她們的胎心音,然後胡亂幫我裝了測子宮收縮的機器 (依據我後面住院一個月的經驗,我才知道她那時幫我裝測試子宮收縮的位置,是裝在我的胃的位置,當然不會有子宮收縮的數值) 

過了半個小時,這位護士來了 『一切都很正常,是妳太多心了』 她很開心的把機器拆了,根本不管,她這樣不負責任的安裝,沒有測到的這個數值,對我跟孩子們的影響多大.....


 [相關文章] 
[安胎日誌]2007年10月04日 破水(羊水) 
[安胎日誌]2007.10月11日 就地開刀 
[安胎日誌]10/E簽署[胎兒狀況,我負全責]同意書

0 留言

Follow Me On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