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胎日誌 懷孕30週]10/E簽署 [胎兒狀況,我負全責]同意書

前言:由於不想在部落上曝光左左右右的出生日期,再加上,後面照顧左左右右的忙碌,因此,並沒有寫完安胎日誌。

但,木神夫人的來訪(RE:難熬時刻 半夜的超級大宮縮 by 木神夫人),讓我決定把後面的安胎日誌完成!

於是,在安胎日期的交代上面,決定大略的帶到!

因為一些時日的憋尿(請參考:難熬的時刻-憋尿+憋便+坐在便盆上1H一文),再加上久臥在床,身體,其實容易被病毒或細菌入侵

例行性三天一次的血液檢驗報告出爐了,繼上次 2007.10月11日 就地開刀後,我的白血球指數從沒有高到這種不可思議的地步

而且,這幾天我也發現,我雖然不再出血,也沒在出(羊)水,但,在這些日子裡,我的下體卻出現了奇怪的褐色液體

住院醫師看了這個血液檢驗報告討論之後,判定可能是我的陰道感染發炎,為了抑制升高的白血球指數(指數過高會引發的子宮收縮),也考量我吃了打了許多藥物,他們決定使用[塞劑]來治療這樣的狀況

我的人生在此之前,沒有這樣住院過,沒打過這麼多針,沒吃過或用過這麼多的藥。現在,我全身都有醫療儀器(檢測胎心音.血壓.心跳.點滴....),外加治療許多狀況需要接受各式藥劑,我真不知道,我是哪裡來的勇氣,能繼續去接受這些狀況?去克服這些出乎我意料的病痛苦楚?

在這一群護士好友的不斷打氣鼓勵下,我做好了心理建設,準備接受塞劑,準備再次克服關卡,撐到我期望的32週或36週....

下午,那個X名醫巡房時,一聽到住院醫師的說明,就說:安不住了,明天就生了吧!

我不要我的聲音大的把一起巡房的住院醫師及護士都嚇了一跳,現在才29週,寶寶明天生出來,對她們好嗎?

X名醫:可是妳白血球指數升高,我怕會安不住

我:現在不是要使用塞劑了嗎?

X名醫:說不定塞劑沒效

我:如果沒效再生

我雖然不懂,X名醫從頭到尾為什麼急著要我生產,但,這些日子以來,我已經清楚他的醫德他的考量,皆是考量他自己,我與寶寶的狀況,都不在他考慮的範圍內。

因此,我聽到他說安不住,害怕的全身發抖,但對於我不能輕易地生產之決定卻十分堅決。當場詢問確認白血球指數如果再觀察一天,對寶寶影響其實沒有急迫的嚴重性後,我說出了我的決定

先試個一天,如果明天檢查結果沒有降低,那就生

當所有醫生護士浩浩蕩蕩的出了我的房門,我以為,這件事情已經告了一個段落。我那皆是針頭的雙手,不可抑制的抖著,是生氣-生氣我為什麼會遇到這樣的爛醫生;是害怕-我害怕失去左左右右,害怕讓她們不健康

那種孤立的感覺,我至今還記得,獨自面對這樣重大的決定,無人陪伴的感受,仍記憶猶新。那時,撫著肚子,是唯一支撐我的最大勇氣。我知道,我不能倒,也不能有一丁點遲疑,因為,肚子裡的左左右右,唯一可以仰賴的,只有我。

當下,我不希望,她們感受跟我一樣的孤獨感覺,正當我要跟肚子裡面的左左右右喊話時,住院醫師突然進來,支唔的說:X名醫堅持要明天剖腹,他說,如果妳明天不剖腹,要妳簽署一份(妳全權負責胎兒所有狀況的同意書)

我當然不生,在有機會讓寶貝更健康出生的前提之下,再多的苦我都撐了,就差這一天,我怎麼可能會放棄?

我簽!

儘管心裡知道這只是X名醫在嚇唬我,要我妥協;儘管我心裡一直喊著:我進到爛醫院遇到爛醫生,但,我在當下能做的,就只能這樣保護著左左右右

故作堅強與冷靜地簽完了同意書,在醫師護士都離開我的病房後,我在獨自一個人,痛快的哭了一場。同時,不斷的撫著肚子,要左左右右跟我一樣堅強

我向來相信是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我向來相信要先自助,才會有人助與天助。左左右右,我們要一起加油!妳們一定要繼續安安全全的待在媽咪肚子裡面,到你們重要器官長好再出來


[相關文章]

[安胎日誌 懷孕29週]2007.10月15日 幫雙胞胎取小名

[安胎日誌 懷孕29週]2007.10月11日 就地開刀

[安胎日誌 懷孕27週]2007年10月04日 破水(羊水)

[安胎日誌 懷孕26週] 出血

說恭喜,太沉重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