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胎日誌 懷孕26週]第一次住院

從小床換到待產的房間,我跟老公覺得有點開心,因為在後面的小床上面我躺的很不舒服,而老公也只能坐在小椅子上。

待產的房間,床比較大,也是電動的床,可以自行控制床頭、床尾的高低,有個置物的櫃子,還有家人陪同的床(可當椅子,拉開可當床),還有一間廁所。

護士仍然在我肚子上裝上聽胎心音跟測子宮收縮的機器,由於我是雙胞胎,我的肚子上綁著三個帶子,裝著三個圓圓的東西 。(其實肚子覺得很不習慣,很不舒服,多了三個怪怪的東西) 

由於側躺會機器會測不到子宮收縮,因此護士都要求我平躺,並在臨走前跟我說:「媽媽妳不能下床上廁所喔,不然又會出血,要上廁所按鈴叫我們,我們會幫妳,妳現在只能利用便盆在床上大小便」 (所以,她請我把下半身的衣物全部脫掉) 

什麼?!!!!!!! 我有嚴重到要這樣嗎? 

「完全都不能下床?」我仍然不死心的追問著護士 
「對!」護士的表情十分的理所當然 
「大便也是要請妳們幫忙?」我想利用恐怖的大便提醒護士,這種事情妳們也要幫忙嗎?
「對!」護士回答的更稀鬆平常。

我突然又開始覺得,我是個滿嚴重的病人了。大小便都不能自己來的人,真像是重病患者!除此之外,一直平躺著讓我非常不舒服,就像是一二三木頭人一樣,只能平躺著,而且腳不能亂動,因為動太多,也會讓子宮收縮。

這段期間,我仍然每隔一段時間,持續吃著藥,抑制著我的子宮收縮。到了晚間,我們詢問住院醫師是否可以離開了?他們認為我仍需要繼續觀察。於是,老公回家拿一些盥洗用具。

在老公回家的這段時間,我想要上洗手間。首先,我花了約十幾分鐘掙扎折要不要按鈴請護士來幫我 (因為先前都是請老公幫我用便盆在床上解決,上了幾次,我自己已經非常厭惡那種感覺 感覺自己很像廢人,也感覺我跟老公好像已經走到了晚年的感覺.......) 

終於,我的膀胱已經不容我在掙扎,於是,我終於按下了護士鈴 但是,按下護士鈴半天,仍然沒有護士來 (後來我才知道,我按錯鈴了,我按到沒有作用的鈴XD) 

左等右等,沒有護士來,我心想,這是天意拉,我一定沒有護士講的那麼嚴重,而且,只是下床走個幾步路上個廁所 是會怎樣?於是,我拆開了肚子上的帶子,下床去上廁所,上完廁所,一站起來,完了,開始狂流血。

我在廁所按了護士鈴,護士來了,很生氣的對我說 :「媽媽妳不能下床上廁所阿!」 

我像是做錯事的小孩,小聲的問著 「怎麼辦?」 護士趕緊扶我回到床上,把我的床尾調高,裝上測宮縮跟胎心音的機器,看我流血的程度,還好,只是少量的出血。

護士這次嚴重的警告我 「媽媽妳千萬不能下床了,不管怎樣,都只能待在床上!」 我點了點頭 ,了解了下床的嚴重性,我根本不敢再下床了。爲了我的寶貝們,我一定要乖乖的配合。

凌晨12:00,新的護士來了,她告訴我,她叫做秋萍,晚上是她照顧我的。她調整了我的子宮收縮跟測寶寶心跳的機器。

由於我一直平躺著,沒換姿勢,非常不舒服,也睡不著,於是問她 「秋萍,我能側躺睡覺嗎?我的腳可以移動嗎?這樣平躺我很不舒服!」 秋萍很親切的要我先平躺一個小時候,就可以左側躺睡覺了 「左側躺睡覺對寶寶很好喔,會讓寶寶長大」(好像是因為媽媽什麼主動脈的關係,我忘了) 在謝過她之後,我像是在數饅頭一般,數過了一個小時,就左側躺睡覺..... 

但,仍舊一直睡不好,我一直在冒汗,中間秋萍近來幾次我都知道,我也吃了好幾次的口服藥。

大約是凌晨三點多,我感覺我又在流血,按了鈴,秋萍進來,看了我的子宮收縮,聽我說明我的狀況,出去請了住院醫師進來診斷。

我的血持續一點點的在流著 「媽媽,妳要去辦住院喔,口服藥已經壓不住妳的子宮收縮了,我們現在要幫妳換點滴!」 

 我叫醒了在旁陪伴椅熟睡的老公,請他去辦住院手續 (我實在有點佩服我老公,他竟然可以熟睡...那個陪伴椅很難睡耶,大概是太累了吧><" ) 

秋萍幫我打上了一小時滴15滴的點滴後,我又平躺了一個小時,秋萍跟我說,子宮收縮有壓住了,我可以左側躺睡了。折騰了一整天,我也累了,可以左側躺後,沒幾分鐘,我真的沉沉的睡著.....


[整理文章時的心得]
10年後再看這個經過,覺得自己[當時]真的是不乖的病人,太自以為是了。如果這個當下,自己能乖點,或許後來也不會有機會被那個沒有醫德的名醫搞到血淚的安胎......

也因為當時的這個教訓,之後身體不適或家人住院,我們都超級乖的,有什麼疑問,都會先問一下醫生.護士,是否可以這樣做,讓醫護人員不要因為我們的不乖而疲於奔命,也讓自己能快點復原!!!

0 留言

Follow Me On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