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胎日誌 懷孕28週]2007.10月5日-白衣天使

當我醒來時,已經是10/4晚上,接近晚上十二點.... 我吃不下東西,心裡滿滿的是憤怒與哀傷

我瞪著天花板,不了解為什麼事情會到這步田地?

老公一跟我說話,我就哭著說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我又沒有作什麼壞事,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老公也只是無語的安慰著我。

我爸媽不斷的打電話給老公,商量是否要轉院與了解著我的狀況。在我們的認知裡,羊水破了與不斷的出血,似乎象徵著:寶貝們隨時都有可能會出生。那讓我們全家人,都十分的焦慮。

十二點多,大夜班的護士來了。我非常冷漠的看著她, 以為她要進行她的例行事務:量我的血壓.體溫.... 

即便在我這樣不友善的態度下,她仍然開口: 『我是中鳳,妳有什麼問題要問我們的,妳都可以問?我會儘量的幫妳解答』 

聽到這樣的話,我怒瞪著她。心裡不斷的想著:
如果不是那個該死的住院醫師,隨便的把我評估,說我可以出院,我不會變成今日這麼嚴重。如果不是那個不負責任的護士,沒有安裝好機器,沒有反應出我真實的狀況,我不會在狀況還沒穩定下出院。
如果不是那個該死的名醫,隨便的換藥,我不會破水....
這家醫院,一堆沒有醫德的醫療人員,造成了我現在的狀況,眼前這個人,應該也是跟他們一樣,同是一丘之貉

『羊水破了,還能安胎安住?』我的口氣,再差勁不過,像是挑戰般的,質問著中鳳。畫出口的當下,心裡知道,我的態度不該這樣,事情不是眼前這個護士造成的。但,心裡滿滿的憤怒與哀傷,讓我無法冷靜的面對她。

但她似乎對我的無禮無動於衷,非常和氣的跟我說 『當然安的住,只要妳配合我們跟你說的一切動作...』 

『安的住嗎?妳們有破水還安住的成功案例?多嗎?』我不耐的打斷她的話,心裡想著:我就是跟妳們配合,才落到這步田地,再跟妳們配合下去,我會如何?

『很多,像妳隔壁房的....前幾天生的.....』她開始舉了很多的實際例子 ,不等她說完,我打斷她的話。
『為什麼換藥之後,我會破水?』我像是質問起她來,把她當作名醫般,正確來說,我開始在拿她發洩我那滿肚子的怒氣。

 『破水有很多原因,感染也有可能會破水,不一定是換藥的關係....』她仍舊和氣的解釋著。又不等她說完,我開始提高分貝的質疑著,住院醫師先前為什麼在我還沒穩定就讓我出院,讓我變成這樣?那個不負責任的護士,沒有安裝好機器,作了錯誤的病情回饋...... 

中鳳等我說完那一連串的憤怒,仍舊很平和的說 『我了解,妳之前與今天經歷了很多事情,但是,那些事情都過去了』 

『我不是要妳不要追究那些事情,只是,眼前最要緊的,就是要安住』 

『如果你要安住,妳就要保持妳的心情愉快』 

『羊水是寶寶的尿液,妳多喝水,多左側躺,寶寶她們會再製造尿,羊水流失的部分會補回來』 

 在她這些話中,我沉默了。我心裡真的很恨,造成我今日這麼嚴重的那些人,但,我知道,我要為寶寶們努力。

我的理智終於開始回來, 我知道中鳳說的沒錯。

『除了多喝水外,還可以作哪些事情?我可以注意哪些事情,以預防那些護理人員的疏失危害到我的?』我開始真正的問問題了。

中鳳和氣的告訴我一些注意的事項:包含安裝胎心音的機器運作的狀況哪些飲食可以幫助胎兒製造羊水幫助胎兒健康發展。什麼樣的作息與躺的姿勢,能讓寶寶們安全的在我子宮內發展..... 

『如果,這些都有做到,很有機會可以安到足月在生產的.....』她詳細的說明了很多很多重要的事項。說完這些之後,中鳳開始做例行性檢查。

做完例行性檢查後,她依舊用和善的態度跟我說 『妳有什麼問題,都不要客氣問我們.....』 

我點了點頭,心裡接受了她的話,決定先不要再想先前,從現在開始,要努力的保護我的寶貝們。而當下心底,也感謝中鳳,在我情緒這麼差的狀況下,仍然平心的跟我說這麼多。

那時,我並不知道 我跟中鳳她們的緣分,竟可以發展到跟姊妹一樣親近..... 



[相關文章] 

0 留言

Follow Me On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