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胎日誌 懷孕27週]愛我的豬頭行為-便盆舞

我以為,我是嫁給男主角..... 

手上打滿了針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因為怕針打久了會感染,所以,每三天就要換一次針。也就是,我兩手的安胎針,每三天,就要重新打針。事情還不是重打一針這麼簡單。

因為,安胎針對於血管有類似腐蝕的作用,所以,同一條血管三天內不能重複打到。又因為怕藥性會互相影響, 所以,兩個安胎藥不能打在同一條血管上。然後,爲了三天就要驗一次血液報告, 每三天至少要找一條七天內沒有打過安胎針的血管 (有安胎針劑流過的,也不行)。

手上面的血管才多少條,三天就要換一次,我還要打這麼多針,限制還這麼多。於是,換針成了我跟護士們最大的考驗。

針打到後來,我像是吸毒販一樣,手上滿滿的針孔。而護士們打針也壓力超大,因為,我的血管已經都受傷了,一打就會脆掉 」(護士的用語),就是打不上,要再重打一次的意思。因為如此,常常發生我要多挨好幾針才能成功的上。這個過程中,最讓我不舒服的就是安胎針」。因為每次重新打一次安胎針」,真的,超痛!!!安胎針每根軟針都大約4~5公分,因為藥性的關係,只要換針後,大概都會痛個一天。有時因為打在關節附近的血管,手扭動一下,就痛到不行 (雖是軟針,你還是會感覺到它的存在的)。因此,安胎的日子,除了我不能走動外,手也幾乎廢掉了 (根本動不了) 。

所以,每次換針的時候,我的心情就會很差,一來,擔心打針是否會多挨幾針?二來,對於換完針後會痛一整天的情況,心理預期的開始難受。

這時候,有人就會自以為有安慰到我的,在旁邊說:他要跳便盆舞給我(及寶貝們)看。他自己跳的很開心,還說他是犧牲色相。

唉! 我其實沒有希望他跳舞,我只是希望他在我打針之後,問我:疼不疼。或是摸摸我的頭,說幾句安慰的話。

每次他在我打針的時候,在那邊搞笑的時候,我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妳可能以為妳嫁到文藝片的男主角,後來發現,他其實是搞笑片的男主角。

嫁給搞笑片的男主角,沒什麼不好啦,只是...... 跟心裡想像的有 差 距!哈!!!

0 留言

Follow Me On Instagram